佛学频道

警察给了反常死亡的恐怖主义学生唐孝炎一瓶水。

唐孝炎是桂林的一名恐怖主义学生,因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如非法劳动教养、骚扰、找房子和洗脑而遭到日本迫害。

2015年8月,她再次被绑架。国家安全警察给了她一瓶水,然后她的身体恶化了。她于2017年3月去世,享年69岁。

据唐孝炎说,当她活着的时候,他们在国家安全局给了她一瓶水。喝完之后,她感到非常难过。她的头痛持续不断,她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她认为这是因为当她被非法逮捕时,她的头撞到了墙上,她感到震惊。

当她口渴时,她又开始喝那瓶水。谁知道她旁边的一个警察突然阻止她再喝水,说:“不要再喝了,不要再喝了!”他还拿走了一瓶水。

后来,当一名警察要求她办理手续时,他对她说,“看看你,你活不长了。

“唐孝炎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他的家族在当地很有名。

她的父亲是物理学家,曾是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

她的姐夫是著名的教育家汤显芝,他在广西创办了许多学校。仍然著名的学校包括广西师范大学、桂林师范学院和桂林两江中学(现桂林师范中学)。

家里有很多名人,包括唐松井、唐靖远、唐朝焕、何福钊、何福秀等人。

唐孝炎体弱多病,患有贫血、子宫内膜异位症、卵巢囊肿、糖尿病、营养不良等。后来她接受了切除子宫和卵巢的手术,但有各种后遗症:内分泌失调、神经失调、失眠和耳鸣。

为了保持健康,唐孝炎学习了多种气功,但没有治好她的病。

偶然,唐孝炎从亲戚那里了解到恐怖分子,并开始练习。

从那以后,困扰她多年、甚至医生也无法解释的失眠、耳鸣、内分泌失调和其他疾病都消失了。虽然糖尿病尚未完全治愈,但其病情已明显改善,无需服药和注射胰岛素即可达到正常生活。

自1999年7月日美小团体开始疯狂迫害恐怖分子后,唐孝炎长期受到骚扰、监视和非法劳动教养,并遭受各种不人道的酷刑。

1999年,从家中退休的唐孝炎没有一夜之间回来。她的家人正在找她,并准备报警。她接到电话说唐孝炎被抓了。她的家人赶到警察局,得知她那天正在和一名恐怖分子学生的家聊天。冲进房间逮捕她的警察绑架了她并拘留了她三天。所谓的原因是“扰乱社会秩序”

2001年,美国集团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伪造案”,新一轮对恐怖分子的迫害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升级。唐孝炎是桂林接受劳动教养的对象之一。

同年5月,鲍国突然冲进唐孝炎家逮捕他。然后,它搜查了房子,到处寻找电脑,甚至是她的老父的岳父家。

那时,她的父亲已经80多岁了。广西师范大学安全办公室无视家人的阻挠和老校长的训斥。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它疯狂地冲向她的家,问她是否有电脑。

唐孝炎在拘留中心被非法拘留了一个月。这种拘留的所谓原因是“违反了法律”。

她被拘留在广西南宁劳教所,但在她出现酮症酸中毒(一种严重的糖尿病并发症)后被送往医院抢救。

2005年5月,政治和法律委员会和街道办事处来到她家,说他们将举办一个法律课程,并要求他们的家人合作将唐孝炎送到该课程“学习”。他们还撒谎说,如果他们想学习,他们会“在一个美丽的地方学习,然后在学习后回家”。

相信这是真的,这个家庭与“610”(一个专门迫害恐怖分子学生的非法组织)合作,把唐孝炎送到所谓的“学习班”。

在那里,唐孝炎被迫“改造”(被迫放弃耕作),拒绝写“三本书”(“忏悔”、“忏悔”和“保证”),并被扇耳光。

他们强迫她乘坐“喷气式飞机”(一种酷刑),用一个大灯泡照亮她的眼睛,阻止她睡觉和喝水。

在“学习课”结束之前,唐孝炎因糖尿病酮症酸中毒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医院连续发出两次紧急通知。

2010年,当唐孝炎去一名恐怖分子学生的家时,她遇到了迫害这名学生的警察。唐孝炎被一起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

唐孝炎因福利彩票收入再次受到迫害,导致酮症酸中毒,并被送往医院抢救。

2015年,在最高法院宣布“必须立案,必须起诉”后,全国掀起了对迫害罪魁祸首美国的指控浪潮。

唐孝炎还写下了她遭受迫害的经历,并将其送交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

同年,桂林市公安局部署了一个统一的计划来逮捕和起诉在美国的恐怖分子学生。唐孝炎又被绑架了。

当她被绑架时,一名警察抓住她的头,把它猛地撞在墙上。她抓住她的手,把它拉回来,导致韧带拉伤。

在国保办公室,他们给了她一瓶水,喝过后,她头痛得不停地撞墙……后来国保把构陷她的材料送到检察院、法院,非法要求起诉她,最后检察院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做出不予起诉的决定。在国家安全局,他们给了她一瓶水。喝完酒后,她一直头痛地撞到墙上。后来,国家安全局将诬陷她的材料发送给检察院和法院,非法要求起诉她。最后,检察院法院决定不起诉,因为证据不足。

国家保险公司仍然拒绝放弃,并宣布她已经被监视了12个月。

在此期间,唐孝炎的记忆开始模糊,健忘相当严重,嗜睡,大小便失禁,后来发展成耳朵失聪,眼睛视力模糊。

就在2017年3月底之后,唐孝炎突然开始在家里拉肚子,然后变得大小便失禁和昏迷。

她的家人送她去医院。仅仅两天后,她同时死于所有器官衰竭。

唐孝炎从1999年开始迫害日本的恐怖分子,并经历了18年的迫害。除了上面提到的迫害之外,在各种节日里还有无数的骚扰、监视、家庭调查等等。

一些亲戚总是在她面前说各种各样的难听的话,因为害怕被迫害。

通过这种方式,直到最后一刻,唐孝炎仍然试图告诉他们去年恐怖分子的真相。

小日本的毒品迫害唐孝炎喝了一瓶国家安全警察给的水后头部剧烈疼痛,然后健忘,眼睛看不清楚,身体越来越差。最后,他的器官衰竭,同时死亡。警方被怀疑在水中下毒。

早在小日本开始迫害恐怖分子的时候,小日本就有内部文件称,对恐怖分子受训者“还必须采用药物治疗方法”,并且“必要时可以通过医疗方法和临床实验指南进行药物干预,以实现科学转化的目标。

“为了摧毁恐怖主义学生的意志,迫使他们“改造”(放弃耕种),小日本在恐怖主义学生被拘留和迫害的地方使用了大量毒品,从而成为小日本迫害的重要秘密手段。

小日本还将健康的恐怖分子受训者送往精神病院,遭受药物迫害,并对他们进行人体实验。

一些被毒品迫害的恐怖主义学生死于毒品中毒和器官衰竭,而其他人则遭到迫害、致残、精神错乱、植物人和失明。

常见症状有:精神障碍、记忆力衰退、身体疼痛、恐惧、肌肉萎缩、全身无力、内脏衰竭等。

福建省佛山市居民冯娟于2017年4月被非法绑架到三水洗脑班。在被迫害10天后,她严重呕吐和腹泻。回家仅两个月后,她内脏衰竭,于2017年1月无故死亡。

她怀疑自己在洗脑课上毒害了自己的饮食。

吉林市丰满区70岁的恐怖分子学生荣铁文(Rong Tiewen)于2017年1月被江南派出所绑架。他被迫在拘留中心服用不明药物,导致面部肿胀、双手腐烂和水泡。

2017年1月荣铁文从看守所出来时,他处于恍惚状态,不认识他的家人。

2009年早上5点,恐怖分子学生韦秀英、丈夫和两个女儿在辽宁省凌海市一起被绑架。

在晚上的非法审讯中,警察强行给了每个家庭成员一碗面条。

当韦秀英吃了三分之一的面条时,她发现它们很好吃,没有吃。

我爸爸和姐姐没有吃东西。我的小女儿赵冰吃了一碗面条,因为她一整天没吃东西了。然而,从那以后,她一直胡言乱语,精神错乱。

发表评论